示范引领

我和我的祖国——我所经历的祖国通信事业发展故事

2019年09月26日


 浙江分公司 宋婧

我是七十年代出生的人,从出生到现在,我经历了各种与祖国通信有关的故事,可以说我是伴随着祖国通信事业发展而成长的。来,听我说说我与祖国通信事业发展的渊源。

    一、我的家人和通信

我是一个普通的铁通职工的孩子,我的祖辈、父辈大多在铁路工作,也有好几位是曾经或者一直从事与通信有关的工作,而有些工作内容已经逐渐被时代淘汰,如今已经不复存在。

(一)我的爸爸

他曾经在“广播工区”工作,那是负责车站、列车通信和广播正常工作的部门,要为通信电缆和广播设备提供7*24小时的保障服务,因此爸爸和那些叔叔们轮流值班保证永远有人值守。小时候我很奇怪,为什么爸爸有时候白天上班,有时候晚上上班,有时候大家放假了他也要上班。

(二)我的妈妈

她曾经在“通信检修工区”工作。那是负责检修铁路沿线小站里电话的部门。那时候的检修方式,是定期把检修过的电话送到小站里,把小站原来的电话换回到工区进行检修。妈妈的工区负责的小站很多,分布在铁路线几个方向,她们把所有电话都列入台账、排好检修计划,按“计表”执行。其实我对妈妈背着电话机坐火车到小站是没有印象的,只知道她有时候会早出晚归,有时候还会带回些时令新鲜的野菜。长大后我才知道,停靠小站的火车很少,妈妈只能早出晚归,每当春天野菜茂盛的时候,妈妈会在小站旁的田野里边挖野菜边等火车,第二天我就能吃到鲜美的野菜了。

(三)我的小姨

她是一名铁路电报员。看着她带着耳机、右手按着电键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电报机送出满是小洞洞的白纸条仿佛永不间断,幼时的我总以为那些是大人们的玩具。待我长大些,小姨告诉我,哪些洞洞代表数字,每一个汉字都用不同的数字组合替代。发报的人把文字翻译成数字敲打出去,收报的人把听到的数字翻译回文字,这就是电报。现在一想,真是佩服小姨,她要把所有的汉字与数字对应表背下来,不就是背了一本密码本嘛。

二、我家电话发展史

从我记事起,家里就装有电话,那是为爷爷而装的工作电话。那时的铁路通信,是自成一张网的专用通信,据说比当时的电信网还要先进。在铁路上班的长辈们的工作单位都有电话,联系很方便,可是很多家庭直到90年代才装电话。在那之前,同学们之间的联络没有通信工具可用,任何活动都靠提前约定和碰运气。

家里的话机最早是拨盘式的,0-9的数字分别印在每一个孔里,食指塞在数字对应的孔里把盘转到底后抽出手,拨盘“卡卡”转回原位,这个数字就算拨号完成。我最喜欢拨“0”,它的距离最长,手指像在拨盘上顺时针画了一个圈,拨盘又自动逆时针画了一个圈。后来的话机是按键式的,每一个按键对应不同的数字,声音也不一样。

九十年代初BB机出现了,爸爸也去买了一台,小小的屏幕只能显示几个数字。人们可以拨打自动服务或者人工服务,告诉机主需要回复的电话号码,或者是双方约定好含义的数字。又过了一年多,赶时髦的爸爸又换了台中文BB机,屏幕上会直接显示留言文字。当然,你不能留言隐私,比如你家存折的密码,因为那是通过人工服务台发送的信息。

爱新潮的爸爸是我们家族里最早用上手机的人。90年代中期,他买了部摩托罗拉手机,是俗称的“砖头手机”“大哥大”那款,之后陆续换了键盘有盖的摩托罗拉9800、有天线的诺基亚2110、屏幕翻盖的摩托罗拉T720、滑盖的诺基亚8810、直到近几年的苹果、华为。他这样追新款的习惯,导致我上班后好几年也在不停地换手机,其实就是用他的淘汰手机,而妈妈则是用我淘汰下来的手机。现在,家里所有的成员都有了自己的手机了,上至我90高龄的奶奶,下至我上小学的女儿,而曾经在家里长期不可或缺的固定电话座机已经消失好几年了。

 三、我的事业和通信

(一)通信专业新学员

机缘巧合,我的大学专业是“通信工程”。学习了专业课程,我才知道了通信怎么一回事情,你对着这台电话说话,遥远的另一台电话旁的人怎么就能听到你的声音。我知道了家里拨盘的话机是通过发送脉冲确定号码,拨数字“0”会发出10个脉冲。我还知道了当时为我家的电话提供服务的是纵横制交换机。

(二)通信行业新员工

大学最后一年有门《程控交换机原理》课程,我的毕业设计也是与程控交换机有关。那时程控交换机算是新型技术,全国普遍使用的还是纵横制交换机。没想到,毕业后我被分配到铁路通信段的程控室,参与维护一套2000门的小型程控交换机。那两年,我在学校懵懂学到的基础知识真正的落在了实处,我在工作中的实践让我对学校的知识有了更深的理解。这2000门交换机是为有需求的铁路家庭客户提供有偿电话服务的,这也是当地的铁路专网通信从纯服务铁路办公扩展为服务社会的历史性尝试。

1997年,单位里服务于铁路的万门纵横制交换机要更替为华为程控交换机。从那年配合华为CC08开局,到之后配合交换机不断升级为16模、32模、128模,我的专业维护技能随之不断提升。我们提供的通信服务,也逐渐从单一的面向铁路单位,真正扩大至面向铁路家庭用户,电话越来越成为一个普通的社交工具。

(三)通信服务新业务

2000年左右,单位开通了一台华为MA5100接入服务器,一个崭新的互联网业务迎面扑来。程控室主任交给我一个课题,如何在CC08交换机局数据里实现有权限的用户能上网、无权限的用户不能上网。要知道,自万门程控交换机由华为工程师开通交付,我们除了操作简单的用户数据、增减中继数据,从未进行过涉及全局局数据的修改工作。经过自己的深入学习和规划测试,我终于通过新增呼入源、用户群组等一系列相关局数据,实现了对拨号上网业务有权、无权用户的划分。申请了拨号上网权限的用户,可以拨打上网专用短号,通过接入服务器享受上网服务,无权的用户拨打上网短号则会提示空号。成功完成了拨号上网业务的实现方案,我为单位的互联网业务起步做了点小贡献的自豪感,不亚于解决了一个重大故障。

拨号上网服务在当时是一项非常吸引客户的好业务,不过也有不容忽视的缺点。比如,用户上网期间电话线路是被占用的,语音电话不能打入、打出。比如,用户并发上网的数量受数字中继线数量的限制,很多有需求的用户无法上网,随着业务的发展,业务高峰期我们会接到越来越多用户的投诉电话。

后来,ADSL宽带替代了普通拨号上网,光纤接入宽带又替代了ADSL,人们上网再也不用和语音电话抢线路了,上网带宽越来越大、网上内容服务越来越广泛,互联网业务俨然已经超越了语音业务的发展势头。

(四)通信岗位新转型

95年毕业参加工作到2019年的今天,除了铁通公司成立初的4年市场工作,我已经在通信的技术(管理)岗位干了20年。

2017年之前,我都是在语音交换技术岗位工作。我经手的用户数据可以“万”计;我组织维护的数字程控交换机承担着省内所有铁路(铁通)用户的电话服务;我组织开通的大量数字中继,为铁通的集团业务大发展提供了及时有力的保障。

伴随着公司不断的转型、升级、发展,我也面临着加快转型步伐的迫切需要。20176月,我离开了多年的语音交换技术管理岗位,转型开始参与移动家庭宽带省级集中支撑管理工作。我与工作伙伴们作为铁通公司普通的一员,一起助力浙江移动推进“五化改革”、“四轮驱动”运营战略,共同实现了浙江移动家客、政企省级支撑集中化改革顺利完成,我所在的部门已经由单一的“家客集中支撑中心”发展为综合性的“网络集中支撑中心”。

    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的祖国持续强大、我们的公司不断发展、我们的生活愈发美好。而我个人,无论是作为一名普通员工,还是一名普通党员,都将会不断为我从事的通信事业做出我最大的贡献,为您继续讲述我的更加精彩的通信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