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风采

转型路上追梦人

---江西分公司上栗经营部经理张立成


      上栗县,地处湘赣交界处,是中国鞭炮烟花之乡,这是大多数人对这个地方的认知。但对张立成而言,上栗是他带队打拼的 “根据地”,更是他转型追梦开始的地方。

      推行一体化,三个月完成逆袭

      2013年3月,上栗经营部开始接手协同维护,8000户宽带、234条BOSS专线分散在县城及各乡镇。该县区网络质量及服务指标在移动综合打分中排名垫底,每月10086投诉多达200多起,可谓一副“烂牌”,给了经营部全体员工迎头一盆冷水。

      在团队茫然失措的时候,作为“主心骨”的经营部经理张立成安慰大家:“手握烂牌总比没牌打好,只要有用户这块宝贵资源,就有翻盘的机会。”不久,萍乡分公司推行“营装维”一体化,尝试网格管理。张立成主动请缨,把上栗作为试点,将经营部划为9块“责任田”,包干到人。

      “责任田”分派下去,张立成不屑于仅仅当个“甩手掌柜”,而是排出计划,每天跟一个网格,看看问题到底出在哪儿?通过对历史数据分析,他发现桐木、金山等乡镇用户反映掉线、卡顿的故障特别多。经过进一步测试,主要是光线路衰耗太大。张立成带领网格人员对网络箱进行整治,重新盘整尾纤,用棉签擦拭法兰盘,衰耗很快降了下来。张立成趁热打铁,教育引导网格人员树立“营装维”一体化理念,主动跟用户交朋友。新装时,发一张名片,方便联系;闲暇时,打个电话回访,了解用户使用情况。从新装到修障、到续费,实现“一条龙”服务。

 

      通过技术支撑与主动服务“双管齐下”,上栗经营部维护区域的网络质量和用户满意度迅速提升,在当年6月份综合评比中位列第一。萍乡移动对此刮目相看,大加赞赏,并多次组织维护队伍到上栗铁通“取经”。

      加载全业务,经营部出了“万元户”

      如今,“万元户”虽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但一名基层维护人员能月收入上万,这种好事以往没人敢想。张立成在攻克了维护质量难题后,又打出了第二张牌。在一体化基础上,积极争取内外部政策支持,通过加载HiTV、路由器、浏览器等业务,广开增收渠道,努力提高员工收入。他自己动手设计了家客、集客和基线三大类报表,对每个人员的管辖区域、用户数量、目标任务、实际进度等清晰标注,实时更新;其中的家客“20张表”,更是涵盖了营、维、服等各个领域,你能想到和想不到的,表格里都有,而且简洁明了,易于操作。每天晨会,张立成会明确告诉每一个人:你的目标是多少、兑现了多少,还差多少,应该从哪些方面努力?

      吴贤分对此最有感触。几年前,他在某维护公司干着同样的活儿,收入只有两千多元。来到铁通后,自去年起,他的月收入经常能拿到一万元,主要有维护费、营销酬金和代营奖励三大块。平时只要按照张经理说的,每天按表上的计划推进,就能实现目标,拿到该拿的钱,并且越来越多。

 

      如今,上栗经营部15名网格经理,每月代营移动家客1100多户,安装移动宽带和HiTV超过4000户。月收入过万的网格经理增加到了5人。

      转型又升级,共同致富不是梦

      一枝独秀不是春。网格经理收入不断增长,基线维护人员怎么办?张立成又面临着新的课题。一个偶然的发现又让他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

 

       “三天不停电,不叫上栗县”。难道每次停电都 是突发事件,相关部门就没有应对措施?张立成开始琢磨。他上网搜索,发现萍乡市政府网站政务公开栏设有便民通告,对水电气维修停用等都会提前告知。“有了!”从此以后,张立成每天都会浏览网站,关注上栗县停电公告。一遇停电,他就统筹安排好人员、车辆和器材,拟定最合理的抢修路线,提前赶到停电地点,缩短故障延时。这种“守株待兔”的办法,不仅解决了移动基站电源供给的后顾之忧,也使得困扰经营部已久的“硬伤”成为了新的收入来源。

      除了“守株待兔”,张立成还喜欢“搂草打兔子”。利用发电间隙,他开始研究基站设备,发现许多电源模块已经损坏,并且安装不合理,有的轻载甚至空载,有的又负荷过重。他积极与移动公司沟通,承揽了更换电源模块的任务,每月收入两万元。最近,经营部又接下了基站抄表、线路整治等活儿。如今,上栗经营部维护得分长期保持在95分以上,每月代营宽带占上栗移动新增总量的近一半,连续两年获萍乡移动宽带渠道发展一等奖;员工收入也水涨船高,人均月收入从2013年的2600元增长到2015年的5000元。

      上栗步入了转型升级的快车道,整个团队按照分工,各司其责,经营部就像一块钟表,有条不紊、精准有序地运行。用户规模越大,张立成反而越轻松,他的任务就是根据每个人的特点量体裁衣,按月制定“营装维”计划,与绩效捆绑并按日推进。公开透明的转型绩效,犹如鞭炮的绳索,把30名员工紧紧地捆在了一起;简洁明了的升级目标,恰似一根引线,将所有人的激情点燃。

      梦想,其实并不遥远。